更富裕的父母不应该为公立学校付出更多

作者:纪菝

<p>最近关于富裕家庭为公立学校支付更高费用的提议在一些层面上是行不通的,并且适得其反</p><p>众所周知,公立学校征收的费用已根据社会经济状况而有很大差异</p><p>较富裕地区的公立学校设定费用,并提供各种“自愿”捐款和与选修科目和活动相关的费用</p><p>尽管公立学校在理论上是“免费的”,但每年总计2000美元或更多</p><p>较贫困地区的学校通常收费较低,为100-200美元,而从父母那里收取的费用则要低得多</p><p>因此,公共教育以及公立和私立教育之间已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平等</p><p>最新提案会加剧这种情况</p><p>更一般地说,这个提议是在学校教育中“用户付费”的另一个步骤,那些能够支付更多资金的人获得更好的资源服务</p><p>它不是将公共教育作为对个人,社会和经济繁荣的投资,而是越来越多地被视为一个需要放松管制和接触市场力量的行业</p><p>这将使政府能够进一步废除其为公立学校提供充足资源的责任</p><p>许多家长一直相信公共教育已经失败,选择退出后可以最好地满足子女的利益</p><p>为公立学校增加一层新费用足以引发一些人的决定</p><p>公立学校,特别是社会经济地区较低的公立学校,如果父母有能力将子女安置在资源较好的公立和私立学校,就有可能崩溃和崩溃</p><p>最后,没有提及如何设定或收集“富裕”公立学校家长的高额费用</p><p>这是税务局的工作吗</p><p>费用是基于上一个财政年度的应税收入吗</p><p>是否会通过定期扣除所得税来收取费用</p><p>什么是自营职业者或有多个收入的家庭</p><p>这可能成为执行中昂贵的官僚主义噩梦</p><p>由于欧洲定居点澳大利亚建立在自由,世俗,义务和普遍可用的公共教育的基础上</p><p>公平的公共教育系统对每个人都更好</p><p>在可能的情况下,父母可以选择学校,但这种选择不应基于学校的相对富裕程度或父母支付此类学费的能力</p><p>澳大利亚正在成为一个不太公平的社会,而Gonski对学校教育的资助审查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新和最全面的尝试</p><p>以前的计划一直受到政治要求的困扰,无论模式如何,在新安排下学校或系统都不会恶化</p><p>这种根深蒂固而不是弥补不公平</p><p>在本月的演讲中,David Gonski将回顾审查的结果以及为澳大利亚教育提供更公平和富有成效的资助方式的前景</p><p>澳大利亚人需要考虑这一审查及其解决的更广泛问题</p><p>我们需要一个计划来维持和培养公立和私立教育,而不是半生不熟的措施</p><p>如果没有汽车工业,澳大利亚也许能够存在,但如果没有充足的资源和支持的公共教育部门,....